澳门99真人网址
> 关于大家 > 企业学问 > 兵工史

离退休干部局党委车道沟一支部离休干部 桂蓉:将满腔热情投入到 兵工建设中——我经历的兵工建设故事

发布时间:2017-03-21

  1942年3月,我从上海到如皋参加新四军。1947年山东环境紧张,解放区大部分休养人员撤退到大连安置。因我从小偏爱自然科学,数理化成绩较好,到大连后,我向组织上提出到工厂工作的请求。经批准,1948年组织上将我分配到东北军工部第九办事处工作。从此,我就成了一名兵工人。

  因当时大连由苏联红军接管,大家第九办事处机关不能完全公开,对外名称为大连建新企业。大连建新企业是一个组织领导多个企业联合生产后膛炮弹的管理机构,有炮弹装配厂、引信厂、炼钢厂、化工厂、机械厂、金属加工厂等。我被分配到企业工程部,时任工程部部长为陈平,副部长为吴运铎。在他们领导下,我参加实习了钢铁主要元素分析,处理缴获来的混有苦味酸的TNT炸药,参加炮弹装药定量破片试验,在海边试射测定射程,又到大连郊区县参加实弹射击,定型的炮弹生产后供给淮海战役使用。

  1949年7月,建新企业朱毅总经理从企业挑选了108名干部、工人随他南下到湖北汉口。朱毅为中南军政委员会中南重工业部副部长,将我分配到重工业部下的军工处检查科任科长,后军工处改为中南兵工局。这一年全国解放,大家都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一年国庆节聚会的时候,大家看见飞机在上空盘旋,心里的震撼是空前的,因为以前看到的都是敌人的战机,让人心惊胆战,可此时已经非彼时,看见大家自己的飞机,充满了喜悦和自豪。

  1953年我参加管理苏联援建的156项中属于兵工的项目,也为抗美援朝组织生产搞苏联制式化的基建改造工程,及重点建设改造项目(如我国自制生产的大炮厂)。1958年3月,我随兵工总局一局局长杨绍曾同志调至包头苏联援建的156项之一的高射炮厂,任该厂基建副总工程师,组织管理建厂工作。

  在我担任副总工程师期间,遇到过不少困难。我记得有一次水压机车间要投产,设备上有大的储气罐,上面要有垫圈,结果垫圈放了之后还是漏气,又相继换了铝的、铜的,仍旧不行,后来专家也没有办法了,最后终于靠工人操作过程中变换程序才解决了。这些状况都需要现场处理,依靠大家一起出主意、想办法。我作为副总工程师,必须先请教专业人员是怎么回事,什么原理,该如何操作。1958年至1962年,在包头建厂期间,我在实践中学到不少常识,自认为上了一次实实在在的大学。

  大家厂里有二十多个苏联专家,在款待苏联专家的问题上有讲究,比较注意礼节。苏联专家生日要宴会,五一节要宴会,春节要宴会,他们的十月革命节要宴会。所以虽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我却没有饿过肚子,没有患上浮肿这些疾病,这也算是一种特别的幸运。

  1962年6月,工厂建设接近尾声,我被调回北京中央第三工业部第五管理局(兵工生产)基建处任副处长。当时正值蒋介石要反攻大陆,要抢建一批工厂生产急需军品。1965年毛主席提出备战备荒为人民,要准备大打、早打,打原子战,开展大三线建设。兵工方面要在重庆建设兵工基地,将沿海一线部分厂搬迁到重庆。,中央任命第五机械工业部朱光副部长为重庆兵工基地建设总指挥。在指挥部下以西南兵工局为依托成立基建办公室,我临时兼任办公室主任。随即开始在重庆附近拟建二十多个厂,进行选厂定点,组织设计院到现场设计,确定由一个老厂包建一个新厂。

  由老厂组织筹建领导班子,抽调工作人员和应急物资去新厂筹建。在现场完成初步设计后由李玉堂副部长带领基建办公室组织现场审批,随即开始设计施工图组织开展施工。地方上在中央号召下,积极配合,选厂定点后,当即办理土地转让手续,还要求地方电话局三天接通电话,供电局十天接通临时电源。中央物资部还派一位物资局长坐镇重庆,与大家配合。根据施工预算,从全国调拨所需物资,中央建筑工程部派李景昭副部长在重庆按工程需要组织施工队伍,由地方配合随时调配所需民工。由于大家干劲十足,配合较好,因此奇迹出现了——只用一年时间,在重庆建设了一个迫击炮厂,中央文件表扬建设速度实现了“五当年”。在这期间我的工作也非常紧张,各厂要求现场审批初步设计时,连重庆电话局也知道我在哪个厂进行联系。

  在重庆兵工基地建设工作步入正轨后,我服从组织安排,接着又去了豫西、鄂西、湘西开展三线建设工作,还是紧张的组织、选厂、定点、现场审查初步设计等工作。

  1966年学问大革命开始后,我调回部里。1969年我被下放到五七干校。文革后期,因兵工建设需要,组织上重新调我回基建局,继续担任主任工程师。

  1979年,进入改革开放时期,由于我军拟提高夜战能力,需要夜视武器装备,为此提出引进夜视技术核心部件——微光像增强器的生产技术。经国家批准,兵器工业部从荷兰台尔夫特企业引进微光像增强器装配生产线,定点在昆明298厂建设。我参加了该项目的全过程,自合同谈判到国内外设计分工与配合。1979年9月至10月去荷兰设计联络,1980年在昆明298厂施工建设,1982年建成后获得国家优质工程银质奖。

  1982年,我被任命为兵器工业部建设局局长。1983年12月,我按规定办理了离休手续。但当时正值全国整党,我作为建设局支部书记,留下来参加整党继续工作了一段时间,直到整党结束后才正式离休。

  在建国35周年国庆阅兵式上,在24个武器装备方阵中,有19个方阵的武器装备是兵器工业生产的。坐在观礼台上的我,作为一名光荣的兵工人,由衷地感到自豪和骄傲!


关闭窗口
澳门99真人网址-官方澳门99真人网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